首页 > 其他小说 > 白夜浮生录 > 第一百五十七回:无以抗衡

第一百五十七回:无以抗衡

小说:白夜浮生录 作者:夜厌白  

    白夜浮生录由小说MM阅读网(m.xiaushuomm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“哎,可算醒了。”拿着小铜镜晃啊晃的祈焕感叹道,“你每次都睡得太死。若不是你自己起来,叫你可真是件难事儿。赶紧的,再不赶路来不及了。诶,怎么,我说错了?你打我干什么!喂,你怎么还踢人呢!”
    将军已派人准备好了军马。虽然为了翻越前面的大山,可能到了山脚前的村子就得卖出去,但他依然舍得下血本。他还让人修缮了他们的武器,塞了许多货币与食粮。
    “等老白找到他爹,我就回来接您,我们一起走。”临行前,傲颜抓着父亲的手。
    君乱酒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。他像所有人父一样,总是那么不善言谈。但他做的已经够多了,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不必言说的事。
    他们不舍地道别。
    祈焕总觉得自己忘了些什么。直到快走出城门,白涯放慢了脚步。他皱着眉,下意识地四下张望了一番:
    “怎么……还没见霜月君来。他不和我们走了吗?”
    “他不是说要在这儿看看,让我们自己走么。”柳声寒平淡地回答,“不用管他——既然这样说,一时半会儿,他是不会再与我们同路了。”
    他们这才反应过来。以霜月君的性子,若只是离开片刻,哪还会特意打个招呼呢。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昨天该道个别才是。不管怎么说,他可也帮了我们不少忙,帮的还都是大忙。”祈焕挠了挠头,语气有些惋惜。
    不过,他们一时不曾想到的,可不止这一件事。
    走到了食月山脚下,他们才意识到问题。这回没有了热心的鸟妖,霜月君也不在他们身边——算了,他在也没什么用——他们非但飞不过这山脉,倘若再下到谷底,也无法跨越未被冻实的暗河。
    姑且只能爬上山顶,再想办法了。
    山路荒芜而陡峭,偶尔能看到稀疏的草木,被山风刮得瑟瑟发抖。从进山起,白涯耳畔便持续飘过呜呜的乐声。他只当是风的呼号,被自己误听成了音乐。正当他收回思绪,专注于路途时,君傲颜忽然开了口: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听到,什么器乐的声音?”
    她问得犹疑,显然自己也并不肯定。然而祈焕立刻响应了她:
    “你也听到了?我还当是我耳朵经络不通,才无端听到怪声呢。”
    “我以为是风声,加之人的遐想,方与音律相近。”柳声寒凝眉说。
    白涯表示了认同。照理说,食月山周边没有人家,放眼望去,山路上也并无其他旅人。这儿不该有奏乐才对。
    “上次我们来时,有这声音吗?”
    “……不记得了。”
    虽然如此,那旋律仍旧徘徊不散。等夕阳西下,他们来到山脉高处时,已经能清楚地听见与空洞风啸截然不同的幽深鸣响了。柳声寒推测,也许此时的风向恰好吹响了谷中什么地势特异的地方,营造出了乐声。
    空灵而渺远。
    这一点异象,想来对他们的行程没有任何影响。柳声寒眉间结着的阴影,大抵来自于对前路的忧虑。他们沿着裂谷搜寻,妄图找到一条越过天堑的坦途。
    太阳挂在西边的天空,摇摇欲坠。天光逐渐昏暗了,四人依旧一无所获。
    天上有鸟儿在翱翔,祈焕看它也是泛着赤色的,也许是夕阳镀上的吧。它和他早先路上看到的会是同一只吗?人若有这振翅便可飞越千里的本事,那该有多好啊。
    他有些累了,目光漫无边际,追着那只鸟飘远。它不久就消失在天边。祈焕扭了扭酸涩的脖子,转回了头。倏然,他的眼神聚焦在几步开外,一株枯树顶上。
    “你们看那边树杈子,上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?”
    白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,那棵树离山脉断裂的边缘不是太远,也不算近得危险。他们跟着祈焕小跑过去,反正还看不到翻越山谷的路径,不如探察一下附近,没准有意外收获。
    无论是否算收获,那东西的确令人颇为意外了。祈焕眯着眼,踮起脚,还蹦了两下,最终不可思议地问:
    “老白你看那玩意儿,像不像……不,这不就是那个小皇子的木雕吗?”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白涯也抻着脖子努力向上看,语气里满是怀疑,“可那东西明明掉进峡谷间的暗河了。”
    “打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。天快黑了,再暗下去准头可就难说了,掉地上都不好找。”
    祈焕咋了咋舌,满地寻摸趁手的小石块。那团小小的黑影说高不高,在枝丫间卡得也不牢,他扔了四五次石子,就把它打了下来。白涯眼疾手快伸手一捞,凑到眼前端详一番,有些错愕。
    “还真是这个。”
    “给我看看。”祈焕从白涯手里接过木雕,也打量了一回,搔了搔头,“真的是它。莫非,有鸟把它带了上来……”
    “鸟抓这个做什么,还放到树上,拿来筑巢不成。”
    “二位,先不说这个。”柳声寒少有地打断了他们,语速急促,“你们是否察觉,早先的乐音,现在停下了?”庙街
    他们住了口。
    那声音确实消隐无踪。白涯意识到,那不是风的动静,因为如此安静的时刻,夜风仍在拍打他衣裳,携带着食月山独有的阴冷。与先前相比,此时过分的静谧,令人泛起鸡皮疙瘩。
    祈焕耳中的世界,却比纯粹的寂静还要诡异。
    当白涯的声音停止后,他隐约捕捉到极为飘忽的人声。他凝神去听,愈是专注,说话声愈是清晰。那是一个稚嫩的嗓音,不大听得出年纪,似乎是个男孩。童声断断续续,大多都辨识不出,过了好一会儿,祈焕才听清了其中一句:
    “……我的木雕……”
    他感到浑身寒毛跟冰刺似的扎了起来,猛地后仰,仿佛要避开手里的物什。
    “你发什么神经!癫痫?”
    白涯险些给他一头撞上。祈焕也不好过,他咬到了舌头,龇牙咧嘴地拽着白涯:
    “你你你听听!小皇子,他在说话!是不是就是他自己把这木雕捞上来的……”
    白涯侧耳细听了一会儿,摇摇头:“什么都没有,你怕是幻觉了。”
    “真的有。”这会儿,祈焕反倒竟冷静了下来,“听,越来越清晰了。他说……让我……看——去那里……?”
    友人们听着他的指点转头,只看到了一大团黑乎乎的影子,不过是一块巨大的磐石罢了。
    “他难道埋在石头下面了?”
    “比起这个,不是——你们不觉得……山在晃吗?”
    君傲颜紧绷着脸,陌刀直直杵在地面上。她低头盯着脚边细小的砂砾,它们在弹跳着,幅度越来越大。
    “我们过去。”柳声寒突然明白了什么,“那边那块石头,先跑过去躲着!”
    “躲什么?”
    君傲颜加快了脚步,只是有些不明所以。而白涯想起来了,他看了一眼深不可测的裂谷,脸色难看,从牙缝里低声道:
    “传闻中,天狗被封印在食月山下……”
    震感加剧的速度变快,没跑几步,便由不大显著增强到了极为剧烈的地步。这种晃动却不是左右摇晃,而是耸动着,滑动着,令他们脚步歪斜。仿佛有参天巨木,要从他们脚底破土而出,又像是——有巨大的怪物,即将由地下爬起。如同一头苏醒的犬,伸展身段,抖着毛发,想把沉睡时落到身上的尘埃、枯叶和跳蚤,从身上甩下去。
    不幸的是,从目前的震动的力道来看,他们,还有这整座山上几乎全部的山石草木,都不过是狗身上的虱子。
    奔跑几乎是不可能的了,他们在动荡的山地表面连滚带爬地前进。祈焕和同伴一样动作不停,却时不时一阵恍惚。他清醒地感受到自己在随着友人奔走,可应有的忐忑与惊慌似乎被抽离隔绝了,土石隆隆震颤的响动都变得渺远。取而代之的,是无数嘈杂的声线,有的是人,也有无法描述的、直觉般的感知。它们不断指挥着他,有时,简直是在操纵着他。
    在这些声音里,祈焕突然一个激灵,猛地一推白涯。
    “跳!”
    白涯下意识照做了,祈焕也紧随其后。身体刚腾空,他便听到脚下土地崩裂的声响。等他俩踩回实地上,齐齐回头,看到原地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。
    祈焕明白了。那些声音,无论它们是什么,此刻都在帮助他避开危险。他用力朝两个姑娘招手:
    “你们跟紧我,我带你们上去!”
    在通往目标的道路上,一棵支楞八叉的大树倒了下来,磕磕绊绊滑向山谷;一块巨石滚落,碾过本就破碎的地面,被一条裂隙吞噬。在这些危险触及他们之前,祈焕已经带着友人们绕开了它们的路线。他仿佛忽然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,总比险状提前一步,拉着他们逃向安全地带。
    有些不大牢固的山岩,已经掉下山崖,被埋到谷底了。好在,祈焕领他们藏身的岩石,要比其它都牢靠得多。
    他们惊魂未定,背靠着它气喘吁吁。这时山谷里传出长长短短的嗥叫,越来越强,越来越近,震得人头痛欲裂,仿佛头骨在和这声音共振。
    轰地一下,他们脚下的山体一沉。
    野兽沉重的鼻息声,与脚爪抓挠踏地的声音,远而响亮地持续了一阵。听起来,那头天狗正在努力从深谷之下拖出身子。趁它还没出来,白涯压着嗓子问:
    “硬拼,恐怕难。你有什么办法没?”
    “我?”祈焕指着自己鼻子,笑得比哭还难看,“你当我是霜月君吗,连龙都能打?”
    白涯哪里会不知道,问他这半吊子的阴阳师,只是侥幸心理作祟罢了。他看向君傲颜,后者没有吭声,微微摇了摇头,表情也极为忧心。
    这头天狗,他们虽还未见其形,只闻其声,可它既然能弄出这样山崩地裂的阵势,显然不是普通人力所能抗衡之物。
    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怪物?

小说MM阅读网(m.xiaushuomm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白夜浮生录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xiaushuomm.com